男童很坚强 安慰父亲不要哭

3月2 日上午,在遵医附院重症监护室,手术后的小况躺在病床上。旁边,医生正在查房。病房外,他的父母况付学、田维秀夫妇,已泣不成声。” 他(小况)都没有流泪,但跟我说‘要去上学’。”47 岁的况付学说。况的老家,在播州区龙坪镇乡下,目前在事发地附近租房住。

3月1 日深夜,况付学曾见到手术后的孩子。” 他安慰我,还叫我不要哭。” 他说,孩子平时就很坚强,也很懂事,” 上学期,都是我和他妈妈轮流接送的。但这个学期,孩子说‘你们事情太多,我自己能行’。”

3月2日上午,医生查房过程中,小况一度苏醒过来,他抬了抬手,试图挣扎着坐起来。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陈涛说,孩子现在左脚脚肚以下、右脚掌均已切除,目前仍未度过危险期。

据称,况付学夫妇还有一名17岁的大儿子,在遵义念职校。夫妇二人则靠打工做苦力活为生,家庭经济条件非常拮据。1日入院所交费用,也是东拼西凑。

双脚毁损严重 只得截肢

” 孩子因创伤失血性休克,手术过程中,我们给他输了900 毫升红细胞,和350 毫升血浆。” 为孩子手术的遵医附院小儿矫形外科住院医师徐艳明说。徐医师介绍,1 日晚 20 时左右,小况被送入手术室,” 他的生命体征并不平稳,经诊断为左膝关节以远毁损伤,左小腿中上段以远完全游离,右足损毁伤。说得通俗点,就是左小腿自脚肚以下断裂、右脚掌断裂。” 徐医师说。

3月2日凌晨0时30分左右,医生为小况做完手术。遗憾的是,孩子的双脚未能保住。

徐医师说,经评估,小况双脚断裂处的神经、血管、肌健,均有大面积的毁损,这种毁损,有别于被刀割断的毁损,” 相当于铁轨那么宽的一段组织被压碎,根本无法接上,只得截肢。”医生说,孩子今后只得依靠拐杖或者安装假肢行走,并需要大量心理上的疏导。

事发现场 仍有学生走铁轨

2日上午11时左右,记者来到位于红花岗区贵绳路新家坡巷的事发地。这一带,被习惯上称作 ” 八七厂片区 “,附近有一所小学和一所中学。发生事故的铁轨,从新加坡巷前经过,通往贵州钢绳集团的货场。小况被压伤的地段,视野开阔。铁轨一旁密密麻麻建了许多民房。小况家就在新家坡巷内,他每天上学、放学,都要和其他人一样,跨过铁路。

事发地铁轨地上,还有血迹和装止血纱布的纸袋。周边群众正在谈论此事。一位市民称,几年前,这里曾出过事,相关单位也贴过公告,让大家走铁轨旁边的小路或者绕行。

贵州钢绳集团的一位运输部的干部说,1 日事发后,初步调查了解到,孩子并非是被车头所伤,而是被第七节车厢下的车轮碾压。据这位干部说,火车行驶在这条路上时,时速大约在 5 公里左右。而且,车辆行进时,前方会有两个人负责观察情况。” 孩子为何会被第七节车皮所伤,需要调查。” 他说。

12 时许,一阵汽笛声响起,远远的,一列货运专列沿铁轨驶过来。但在铁轨上,几名放学回家的孩子,仍沿着铁轨行走,没有避让的意思。” 火车的速度并不快,我们随时可以避开的。” 一名中学生说。记者看到,这列有数十节车厢的列车,速度比步行快不了多少,而且在不断鸣笛提示避让。

当火车缓缓驶至大约在 100 米外时,这些学生和当地群众,均避让至两侧的小路。这段小路狭窄处仅可容 1 人通过,另一侧种了菜,而且满地是石子,当火车驶过后,人们又回到铁轨上。

 一位学生说,这条路也并非唯一的通道,但却是他们回家最近的路。2 日上午,学校中午集会时,老师通报了男孩被压断双腿的事,并提醒大家注意安全。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黔华 黄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