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5日,安徽六安。今天,素有“亚洲最大高考工厂”之称的毛坦厂中学再度迎来传统的“送考节”。毛坦厂镇警车开道,万人雨中送考,挥手送数千名考生,犹如送别前往沙场的战士,场面着实壮观!

  声明:所有图片版权为东方IC!

警车开道 万人雨中送考

  上午8点08分,28辆送考大巴车载着考生从校内缓缓开车,前往六安市区参加高考。

虽然下着雨,但依旧阻挡不了家长和当地居民的送考热情,街头满是夹道欢送的人群,万人送考情景再现。

据悉,6月3日,陪读的家长和在毛坦厂打拼了一年的复读考生就开始提前撤离,除了希望尽快结束陪读的生活外,大部分是因为补习的考生需要回原籍考试。而这部分学生占了毛坦厂万余考生的半数以上。

  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考生选择乘坐私家车前往考试,今年集中前往考试的应届考生只有1300多人。

  6月5日早晨7点不到,整个毛坦厂中学北门口就已经聚集了数千名前来送考的家长和当地居民,上午7:30,整个街道和校门口已经水泄不通

  8:08,伴随着警笛响起,在两辆警车的引导下,载着考生的大巴车缓缓驶出学校大门,送考的居民和家长们舞着彩旗,挥着手。尽管现在的送考已经没有乐队,没有的鞭炮,也没有8字尾号的大巴车和属马的司机,但这丝毫不影响整个送考的气氛。

毛坦镇送考家长手中拿着为考生加油鼓气的小旗子

  6月5日上午8:08发车的小心思,依然寄托着学校和家长乃至小镇全部居民的希望。

  短短十几分钟,在满满的人流中,28辆大巴缓缓驶出大门,向六安驶去,也带走了整个高考镇居民的祝福。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因高考而闻名世界,2015年,美国《纽约时报》曾关注这所中学,被喻为“高考工厂”。

  毛坦厂镇是地处安徽大别山深处的一个小镇,因为当地的毛坦厂中学(含金安中学)而出名。毛坦厂中学有两万多学生,其中高三复读生和应届生一万多人。因为高考,每年吸引着万余名陪读家长,小镇的经济也随着学校而兴旺起来。毛坦厂镇也因此被称为“高考镇”。冬去春来又一年,明天高考开始,高考镇万余考生将接受奋斗一年的最终检验,再过不到20天,随着考分的公布,毛坦厂镇将迎来新的一批学生和家长,毛坦厂中学这座“高考工厂”也将开始下一轮“生产”。

在毛坦厂读书的孩子,每天早上5:30起床、吃早饭;6:20—11:30自习、上课;11:30—14:30午饭、午休;14:30—17:30上课或自习;17:30—18:00晚饭;18:00—22:50晚自习。所有的家长也都围绕着这个节奏来转。

  早晨,孩子上学后,他们便匆匆赶往街头市场买菜,然后回来洗衣。每天上午10:30左右开始烧饭做菜,等着孩子回来吃饭,或者送到校门口,只有下午时间稍微空闲一点。图为陪读家长排队买菜。而伴随着这个作息时间,不仅仅陪读家长,整个毛坦厂镇街头店铺,甚至整个小镇的经济,都随着转动。

  图为排队买菜的家长。因为考生和家长众多,毛坦厂衍生出很多美食。在这种节奏中,十多年来,高考正在改变这个小镇。

图为集市里处处拥挤不堪。

要知道,面积只有3.5平方公里的毛坦厂镇人口不过万余人,凭空多出来2万多学生和一万多陪读的家长,租房、生活、学习,小镇的一切都随之改变。

毛坦厂经济的前景:恐因中国应试教育制度而崩溃

  这十几年来,毛坦厂镇的房租不断上涨,物价也明显高于附近集镇。

  图为陪读家长排队买熟菜。

当然因为毛坦厂中学受益的不仅仅是房屋出租,还有随处可见的是高考元素,和伴随着这些高考元素的餐馆、排挡、书店、服装店等。

  图为一个肉铺前围着很多家长,店主应接不暇。

据当地政府统计,毛坦厂镇上有5万多人,除了两万多学生和一万多家长,以及一万多本地居民外,剩下一万多人与高考共生的外来生意人。

  图为一个店铺前,陪考家长排起长龙。

“跟着毛中去挣钱!”是在进入毛坦厂镇境内随处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宣传标语。

图为一个店主在卖竹筒鸡,很多家长在等着购买。

  教育产业已经成了毛坦厂的支柱性产业。

  但也有人担心,一旦中国应试教育制度发生变化,毛坦厂经济可能一夜“崩溃”。图为市场里人头攒动。声明:所有图片版权为东方IC!